吃对人类文明的发展真是太重要了

吃对人类文明的发展真是太重要了。 当第一个原始人把一块野猪肉放到火上烤,那确实是文明升级的决定性时刻。因此替宇宙文明设想了一个层级架构:一级文明,能把面切成条状放在水里煮熟后食用;二级文明,掌握了即刻用热水泡熟面的技术;三级文明,能通过重组分子结构生成不同口味的面食;四级文明,直接操控神经元让群众产生吃遍天下各种美味面食的感觉;五级文明,卒。

自从我从事了老年人打交道的工作以来,我才切实感受到 “老了再享受” 这种想法是很危险的。老了之后如果眼睛不好使,读书或者打游戏都很累。如果腿和腰都不好使,也很难出远门。所以想做的事或者只有当下才能体验的事一定要立马提上日程。况且,谁又能保证一定能有个悠闲的老年生活呢。

北京顺口溜是不是全了:一下雨就成了北海,一下雪就成了北平,一入冬就成了北极,一刮风就成了北宋。 ​​​​

止痛药是身体的 “静音通知” 选项

跟几个朋友吃饭,我说我的两只猫叫 sin 和 cos。一个朋友说,她也有个朋友有两只猫,一只叫 java,另一只……
(我以为会是 C++ 或者 Python
叫 script。
然后她非常不解地看我们一桌子码农笑滚在地上。

今晚的那几个小时又是某些公司的公关部如坐针毡的几个小时,道歉声明都已经写好了,就等着被点名后半个小时以内就发出来。 ​​​​

梵蒂冈的人口只有 825 人
澳洲的袋鼠目前超过 4500 万只
也就是说澳洲袋鼠要攻打梵蒂冈的话
梵蒂冈居民每个人要打赢 54545 只袋鼠才能守下来

戴眼镜的人基本上是必须付费才能享受高清生活。

你们知不知道我以前开实景密室时候,买了一个逼真的硅胶 XX 娃娃,真人比例真人体重那种,起名叫小夏,放在店里当尸体,当时是全北京密室里最贵的尸体。刚开店的时候,大晚上守着那尸体,时不时一回头看见尸体盯着自己,老吓得一机灵,再后来习惯了,像是自己女儿一样,还没事就给尸体梳头。最后一会看不见尸体就想她。再后来疫情不是店倒闭了,尸体就送给了朋友的密室,他那个密室是个恐怖的,尸体放在一个场景里,又逼真又吓人。结果再后来我去他们店里玩,其中一个环节出现了尸体,我定神一看,是小夏,是女儿。当时眼泪就下来了,别人这个环节都吓得屁滚尿流,我们几个直接过去摸着尸体的脸说闺女,受苦了,这里打工还适应吗?还习惯吗?是爸爸没有能力,爸爸对不起你,呜呜呜呜。好好一个恐怖密室,太特么悲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