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极简宇宙史》里学到一句装 B 的话

《极简宇宙史》里学到一句装 B 的话:“太阳的爆炸将发生在五十亿年后的某个星期四,前后误差各三天。” 特么的,可真准。

群友煮酒论英雄,某姐一锤定音:全世界资本家早就联合起来了,而全世界 WC 阶级还在互殴….. ​​​​

辞藻堆砌李清照,现代感强曹雪芹。稍显做作李太白,写得不错苏东坡。难登大雅屈灵均,冷门诗人李商隐。脏乱错字兰亭序,文笔很差道德经。

如果允许,做一个混蛋,不为规则约束,不为世俗感情牵绊,我行我素,自由自在。

The Information 说腾讯 2020 年的投资持股收益(相当于投资公司的股价涨幅)是 1200 亿美元。腾讯 2020 年的全年财报还没披露,如果按照最近几年的复合增长率来粗算,营收应该不会超过 800 亿美元。谁还说投行化它不香呢?

曹操因为热爱健美,江湖人称健美操。 ​​​​

“不要把运气当能力。”
“放心,这两样我都没有。

这年代挺疯狂的,不知道是不是互联网的缘故,一切名人,流量小生偶像明星、窜红的地下音乐人、热点新闻当事人、大 IP 网红、综艺咖… 最后看起来都像是网友的精神充气娃娃。 ​

是这样的,越好看往往意味着越不舒服:厚重的机械腕表,硌手的戒指,9 厘米以上的高跟,怕面料起皱而不敢瘫坐的衣服。但人为了美什么都能忍,看你有多想美!

如果你真能看得出男朋友有没有潜力,直接做风投好了,还谈什么恋爱啊

书店里偶然翻开了一本旧书,扉页上写着:“to you who love nature-from me, who love you” 不知书的主人,没有像诗里写的那样,和他的爱人,手拉手,年复一年的去看秋日的小溪。

和一些朋友交往的感觉,总是让我想起一个虚构场景:他们护手霜涂多了,不远万里呼唤你过去,拉住你的手给你涂一点,两双手润滑の交织在一起,歌颂友谊,然后挥手分别。但是你让他们新挤一点出来,他们是绝对不愿意的。

一个青蛙去算命。他想要知道什么时候他能遇到自己的爱人。算命师看了他的手相,然后对他说:“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想先听哪一个?” 青蛙回答说好消息吧。于是算命师说:“你将会遇到一个非常美丽的姑娘,她对你很有兴趣,而且想彻底了解你。”“太棒了,” 青蛙说,“那坏消息呢?”“… 你将在生物课上遇见她”

爱情总是以 “永远不要变” 开始,然后进展到 “你必须要改变”,最后因为 “你变了” 结束。
当你看着自己的银行余额,然后花几分钟时间计算你所有的钱都花哪去了,你就知道你终于是个成年人了。

我觉得既得利益者最常讲的一句话应该就是「那是他自己选的」,只有过太爽的人才会以为大家都有这么多东西好自己选。

看到一句话,“比 996 更大的压力是没有钱”。

说白了,要么延迟退休,要么多生孩子,两样都不愿意,那就没辙了,毕竟财政不是变魔术,可以无中生有吖。

中国基金业协会以前发的一份报告又被传起来了,主要是有个数据特别真实:
有所有基金投资者里,有 93.4% 的人认为自己的金融知识要高于或等于平均水平。
这也是一个人均自评 18cm 的普遍性偏差。 ​​​​

那天雨很大,
李静低头看了看,
自己的基金账户收益,
平静的卸载了打车软件,
选择走路回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