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在一家很小的餐厅和朋友吃饭

昨天在一家很小的餐厅和朋友吃饭,桌与桌之间离得特别近。
邻桌的一对年轻男女明显是在相亲,双方努力抛出一个又一个话题,不幸每个话题上都找不到共同点,气氛微妙而尴尬。
直到男生提起去年看过的一个展览,女生正好也看过,两个人终于在一瞬间迸发了心有灵犀的共鸣:
“啊那个展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对吧!”“是啊,做得好差!谁要来看这些啊!”“字还那么多!”“真的是!……”
气氛骤然热烈起来。
而我和朋友面面相觑 —- 显然他们并不知道,这个展览的两位策展人员就坐在他们旁边。
(不知为什么感觉还挺开心的!大概就是所谓存在感吧)

昨天和在大学教数学的的朋友聊天,我说我觉得国内的教育培训机制有问题。不追求教育,通过迅速收敛筛选出尖子,告诉家长你家孩子有没有这方面天赋;而是以营收为目标,吸引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进来,给点期望,吊着你让你离不开
他笑着说:对啊,可惜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太少

原来离职的时候自己的杯子不能带走,因为 “杯具” 要留在公司

年轻时聪明一定是一种诅咒。年纪大的人觉得你聪明,但不听你的,因为你比他们年轻。你这个年龄的人也不听你的,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理解你。

遇到感情问题一律建议分手
遇到婚姻问题一律建议离婚
遇到「要不要买」买!买!买爆!!

我养的最成功的多肉就是我自己。

这个世界真正的麻烦是,聪明的人充满了怀疑,而愚蠢的人却对自己充满了自信。

亚洲父母才是真正的时间旅行者。他们通过孩子的未来来充实自己未实现的梦想。

25 岁到 35 岁的十年远远短于 14 岁到 18 岁的四年。

我的研究生很谦虚,论文初稿给我的时候她的留言是 “现把精神污染呈送给您。”

学霸:如果爱情像数学一样简单就好了。
渣男:如果数学像爱情一样简单就好了。
渣男学霸:哈哈。 ​​​​